北京夜店流变

《三联生活周刊》2006-02-21 14:00 作者:王恺1984年,北京市批准了四家舞厅的开放,当时只允许四种类型人进入:外国人、留学生、华侨和华侨带进来的中国人。按照中国公安大学公共管理系老师詹伟的研究,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,我国有限制地放开娱乐业。中国娱乐场所的命运形成:先是自发发展,然后被限制,出台条例管理之,然后再发展。1993年,文化部之所以将娱乐场所审批权下放,是因为当..
评论[0]|阅读全文

柏林——电子音乐的战场与圣地

柏林电子音乐的战场与圣地 这不是一座小资产阶级情调的城市,它只欢迎战士,或者疯子,和所有叛逆的灵魂。它的魅力与酷劲儿正在于那股子混不吝的,破罐破摔的气质,就像它曾经的兄弟城市-北京,一如它所经历的热战,冷战,盖墙,拆墙运动,早已被人遗忘的共产主义,经济危机的资本主义,一个时代结束了,一个时代正在开始。 日本作家宫泽贤治写作于20年代末的科幻小说《银河铁道之夜》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的..
评论[52]|阅读全文